[双黑/太中]夏日,长发,XXOO

·夏天出汗黏头发+中也的G点
·小学生渣文笔
·ooc!ooc!ooc!慎!!重要的事说三遍
·新人还请多多指教!求评论QAQ

夏日炎炎,太阳火辣辣的烤着大地。

中也觉得自己就像上帝的烤盘上的一块烤肉,快烤熟了。

额头上的汗聚集起来呈水滴的形状滑过略带稚气的脸庞,身体因为炎热而变得有气无力,每一步都很沉重,微长的头发因为汗水黏在脖子上,十分难受。

中也一手拿着厚重的西装外套,一手不耐烦的解开衬衫领口的几颗纽扣,拨开脖子上的头发。

头发长了黏在脖子上难受死了,一会儿就把它剪了!

一边想着,一边向理发店走去。

中也一到理发店便找个位置坐下来,闭上了眼睛,感受店内开足了的空调。

“麻烦帮我把后面的头发剪短。”

中也一说,理发师便利索在中也得头上修剪起来。没过一会儿

没过一会儿,理发师已经修剪完毕。中也付了钱就往家里跑。

因为头发剪短了,后颈变得凉爽起来,中也一路上心情也挺好。

“呀!中也,你回来了~”

一开门,让中也极度讨厌的太宰的声音回荡在偌大的房子里。而太宰此时正悠闲地躺在沙发上吹着空调看着书,顺便喝着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啤酒。

“所以说为什么每次回家都会看到你啊!”

中也炸毛了。中也拿这个能把他家像逛便利店一样来去自如的男人没办法。

中也想过把钥匙藏起来,但太宰会撬锁;他也有想过用防盗链,太宰会爬墙;再极端点,他在门口装了个红外线警报器,只要太宰进入红外线范围内,后院就会跳出狗冲他大叫。然而这个方法只有一次有用。

第二次,太宰那货居然在狗吃饭的盘子里扔两块放了安眠药的肉,不管警报器怎么叫狗就像睡死了一样没动静。

“没办法啊,宿舍里断电了。”太宰耸了耸肩,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所以你过来就是个蹭空调的是吗……”

“Bingo!”

中也一脸无语。

“话说回来,中也,你去剪头发了啊。”

“是啊,大热天的这头发太热了。”

中也一边不耐烦的说着,一边拿下头顶已经晒的发烫的帽子挂在衣架上。

太宰眯了眯眼,又笑了起来。摆着小腿继续看他的书。

中也看着这个把他家过的像自己家一样的太宰,无奈的叹了口气。

“唉,随便你吧,只要别吧吃的弄在沙发摊子上,别动酒柜里的酒,别把空调开得太低和……”

“中也好啰嗦。”

“闭嘴!蹭空调的青花鱼!”

中也坐在书房的椅子深呼吸,让自己不去想客厅里的青花鱼,专心写自己的报告。

因为空调开得很凉快,中也的心很快的定了下来,手中的笔也像是刷了润滑油般一写到底。

眼看就要临近尾声……

此时,太宰合上书本,百般无聊的在沙发上打滚,然后滚到地上,还好地上还铺着地毯,不是很疼。

太宰就这样躺在地毯上,想到了什么一般爬了起来,直奔中也的书房。

轻轻的,轻轻的潜入书房,然后,轻轻的把双手搭在中也的肩上,慢慢向下滑,毛茸茸脑袋蹭着中也,路过中也的耳朵就往里面轻轻哈了口气。

中也不淡定了,想要站起来却被太杂两只正耷拉在胸前的手紧紧按住。

太宰欣赏着中也字肉眼可见速度变红的耳根,轻笑了一声。

温热的气息吐在脖子上痒痒的,下意识的想要耸肩躲避,可肩膀却被按得死死的。

接着太宰转向中也因为把一直盖在后面的头发减掉而露出的雪白的后颈,嘴唇轻轻触碰那片雪白。

“嗯……”

中也一下子感觉浑身像是有电流从后劲流向四肢一样,微微颤栗起来,嘴里流出细微的呻吟。

“这里是中也得敏感点哦。”太宰的声音带着笑意,说完便开始啃咬舔舐后颈的皮肤,留下一块块红色的痕迹。

“嗯……你……你到底要干什么……”中也清楚的感觉到太宰的舌头在他身上游走的感觉,整个人无力的摊在椅背上浑身发热,双手抓着太宰按在肩膀上的手臂,用脚上仅剩的一点力气支撑着自己不滑下去。

太宰没有回答,只是把中也的头扭了过来,深吻了上去。

一吻完毕,这时太宰才看清中脸上泛着潮红,眼睛因为泛着生理盐水而闪闪发亮,牙齿紧摇着下嘴唇不让自己打出声音。

太诱人了……

太宰舔了舔嘴唇,眼睛里闪着危险的光。

……

傍晚,中也忍着酸疼坐起身子,看着躺在身边睡得正熟的太宰,依然搞不懂为什么他会一言不合的发情,只搞明白了一件事,下次后面的头发不能剪,绝对不能剪……

**********
大半夜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些啥-_-||这到底算是糖还是车……大家就看着自己脑补一下,画面还是很美好的(๑•̀ㅂ•́)و✧

评论(2)
热度(53)
© MAX_BSD|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