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黑太中】假如你死了……

·有一方死亡

·像刀,但绝对不是刀!

 ·文笔不好,但是想写自己的故事

 

01

 

清晨,中也睁开双眼看着洁白天花板发呆。昨夜的宿醉经过一夜的睡眠消了大半但并未完全消除。中也用双臂支撑着自己坐起来,扶着头晃晃,仿佛想要把什么晃走,最终只是呆呆的坐在床上。

 

中也拿起床头边的手机,盯着它看了半天,前置摄像头旁边的呼吸灯没有闪烁。

 

也对啊,那家伙估计已经不行了吧。

 

中也笑了一下,开始更衣洗漱。

 

几乎每天,熟知中也的一切的太宰总是会在各种方面把中也惹毛,比如说在他生物钟醒之前打一发电话给中也,每次都是中也炸毛,狠狠骂太宰一顿然后倒头继续睡,但发现自己睡不着了,只好起床。

 

然而,那个欠揍的家伙在昨天晚上,和某个不知名的从酒吧里勾搭来的女人“殉情”去了,结果哪个女人是某个对武装侦探社不怀好意的组织派来的,太宰就这样在宾馆里被暗算了。当有人打电话告诉中也太宰被人暗算的时候,中也正在常去的酒吧喝酒,中也听了,挂了电话,低着头坐在沙发上突然笑了起来,招呼来了老板。

 

“老板,把你们这最好的给我拿来!”

 

那天晚上当然是喝的烂醉,还是老板打电话给他的部下才能回的家。

 

想想现在太宰那家伙估计也不行了,去医院送他最后一程吧。对着镜子整理着装的中也如此想着,走到客厅准备热一杯牛奶。

 

路过沙发的背面发现扶手上好像有个黑色的毛茸茸的球状物体。

 

中也快步走到那儿,发现本应该在医院被白布盖着的太宰正歪着身子张着嘴憨憨大睡,嘴角还有一条可疑的透明液体。

 

中也蹲下来看着毫无防备的太宰,这样的太宰还真是少见,平时靠近他就醒了。

 

头发好像很软的样子……

 

中也伸出手想要触碰太宰的头发,但是手却穿过了太宰的身体。中也睁大了眼睛看着自己伸出去的那只手,眼里写满了不可思议。

 

中也直起身子,用自己平时骂太宰的音量喊他:"喂!混蛋青鲭!快起来!什么情况!"

 

“嗯……怎么了……死了也不让人消停啊……”太宰揉了揉眼睛,直起身子,对上中也的眼睛,琥珀色的眼眸仿佛有动容了一下,但在一秒都不到的时间内变成了惺忪睡眼。

 

“什么嘛,是中也啊……”倒下继续睡。

 

“喂!混蛋快给我起来!你为什么会在我家!还有你的身体是怎么回事!”中也恨不得抓起他的领子,但他知道,这样没用。

 

“诶?!中也能看到我吗?”太宰惊讶的说。

 

“废话,不然能和你说话啊!话说快给我解释一下你的身体!”

 

“嘛嘛~本来我是死了的来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灵魂还能在人间游荡。”太宰双手垫着脑袋,翘着二郎腿,“啊啊~到最后都没能美丽的小姐殉情真是可惜呢~”

 

“呵,那你去找你的小姐啊,来我这里干嘛。”中也得到了一个解释,便悠闲地拿着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牛奶倒入杯中。

 

“但是现在谁也看不到我哦,我还以为中也也是这样的,没想到中也居然可以!莫不是蛞蝓成精了?”太宰撑着脑袋做思考状。

 

“混蛋,别以为我碰不到你你就可以挑战我的极限。”中也用异能让家具一个个都浮起来,仿佛蓄势待发。

 

“嘛嘛~中也还是一如既往的开不起玩笑呢~”太宰走到中也身边,俯下身子靠近正在等待牛奶热好的中也,“直觉告诉我这可能是我留在世上的最后一天了,陪我逛逛吧。”

 

太宰低沉的声音传入中也的脑中,眼睛里的一丝光彩暗沉了下去。

 

“我可没空,黑手党还有一堆事情等着我处理。”中也拿起热好的牛奶转身离开太宰的身边,做到沙发上,悠悠的喝了一口牛奶。

 

也对呢。太宰低着头站在原地。

 

“不过下午下班过后还有一段个人时间,勉为其难的陪你过完人生最后一天吧。”中也看着昨天的报纸,仿佛心不在焉的说,但通红的耳朵出卖了他。

 

“我就知道帽子怪最好了~”说罢扑向中也,透明的身体穿过中也的身体。

 

一瞬间,偌大的房子里没有人说话。

 

02

 

“咚咚…”

 

“请进。”中也从文件中抬头回应敲门声。

 

“中原先生,这是我们小组的任务报告。”一个穿西装的清秀的青年走进中也的视线。

 

“啊,是西村啊,幸苦你们了,放在这里吧。”中也拍了拍桌子上的一块还算空的地方。

 

那个被叫做西村的青年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站在中也的面前,欲言又止。

 

“怎么了西村?还有别的事吗。”

 

“那个……昨天中原先生喝醉了,是我把中原先生送回家的,您身体还好吧?”西村仿佛鼓足了勇气一般。

 

“啊,没事。谢谢你关系”中也对他笑了笑。

 

西村被中也笑的脸颊微微泛红。

 

中也对这个眼前的青年很有好感,是个对工作认真负责的人,平时也很安静,现在黑手党里这样的人很少了。

 

西村走后,中也忍不住内心想要骂人的冲动。

 

“混蛋太宰!你对人家做什么!”别人可能看不到,中也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就在西村在办公室的这短短的几分钟,太宰绕在西村身边东看看西弄弄。

 

“什么嘛,那个小子绝对对中也图谋不顾,要小心哦~”太宰盘坐在椅子上。

 

“你以为谁都像你啊!”中也重新将注意力放回文件上,为了挤出时间陪太宰,他可是要以三倍的速度处理这些文件。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黄昏以至。

 

应太宰的要求,中也陪着太宰去了横滨的河边溜达。或许是因为这是他们见面的最后一天,所以太宰也安安分分的没有做出什么让中也暴跳如雷的事情。

 

“喂,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啊?”中也纳闷的跟在太宰后面。这些景色万年不变,也没有什么可以值得纪念的,硬要说的话估计这是太宰入水最多的那条河?

 

太宰突然停住脚步,中也不解。

 

“不觉得这黄昏映着河面很美吗?而且这里只有我们两个……”后面的那句话几乎轻的听不清楚。

 

太宰侧过脸,金色的夕阳穿过他的身体,中也看着太宰脚下被夕阳照耀得发光的地面,握紧了双拳,低下了头,侧边稍长的发丝遮住了面孔。

 

虽然他很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但是,这就是事实。

 

“中也…”

 

“太宰…”

 

两人同时出声。

 

“你先说吧。”中也别过头。

 

“其实我一直想和你说……”太宰一步一步减小两人之间的距离。

 

中也睁大的双眼看着眼前这个人逐渐走到自己的身旁,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短到脚尖的距离只有一指宽。太宰风衣的腰带随风飘荡,穿过中也的身体。

 

太宰张开嘴,轻轻的又十分清晰的吐露出几个音节,嘴角挂着温柔的弧度。

 

“喜欢你哟。”

 

中也瞪大了眼睛,眼里写满了不可置信。

 

一时之间,仿佛有一阵狂风扑面而来,眼前剩下的只有被夕阳照耀闪闪发光的河流和草地。

 

那个一直让他讨厌的不行的混蛋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不留一点痕迹。

 

他真的很讨厌太宰吗?中也曾这样问自己。

 

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不知道。

 

那他喜欢太宰吗?

 

这个他也不知道。

 

现在中也的脑袋一片空白,只有那个混蛋最后说的一句话在脑海里回荡。

 

 

03

 

当天晚上,中也去了太宰家,一个简陋的小公寓。

 

窗户还开着,灯还亮着,冰箱里还屯着几罐蟹肉罐头和啤酒,除了睡觉的地方,几乎每个角落都积了一层灰。书桌上一本完全自杀手册倒盖在书上,书桌的抽屉里空荡荡的,只有一本日记和一支钢笔。那支钢笔是太宰坐上黑手党干部位置的时候中也送给他的,虽然他很不甘心,但还是老老实实来了太宰的庆祝会。

 

中也拿起了那支钢笔,暗红色的外壳,笔盖的外沿和笔夹是金色的。那时挑钢笔的时候中也是按照自己的审美挑的,太宰拿到后还吐槽:

 

“呜哇~不愧是小矮人的审美,丑到不行呢。”

 

结果中也当然是毫不留情面的暴揍一顿。

 

“那个智障……”中也轻笑出声,然而现在再也达不到那个混蛋了。

 

中也想到这里,嘴角又恢复了平静。他拿起那本太宰生前最喜欢的完全自杀手册,一片泛黄的纸张从书中滑落。中也捡起那张纸,上面写着——日记第20页。中也本想翻他的日记看看他到底写了什么还要写在纸上,隐约看到纸的背后还有些什么,便把纸翻了个身,一张中也工作时侧脸的素描就这样裸露在他的眼前,中也震惊的看着自己的侧脸,连忙翻出日记找到第20页。

 

那本已经旧到基本每一页的边缘都泛黄日记几乎每页都被他记得满满的,只有这一页——第20页上面只有几个字——喜欢、中也。

 

只有这几个字,没有写在横线里,飞舞的字就像太宰本人一样放荡不羁又带着点颓废的感觉。

 

那本日记写得不是别的,而是关于太宰和中也所有的事,开心的也好,不开心也好,在那本日记里写得满满当当。

 

中也在那里停留了一会就把那张纸夹在太宰的日记里回去了。

 

晚上,中也平静的洗漱完躺在宽大的床上。

 

好安静啊。中也想着。

 

平时他回家的时候总会看到太宰在自己的酒柜边喝酒或者躺在自己的床上看书喝酒,每每都会弄的鸡飞狗跳,而现在却如此安静。

 

中也把视线转向床头柜上被裱在相框里的两张照片,一张是中也站在红叶身边,太宰站在森鸥外身边的照片,那时他们还是个十岁刚出头一点的孩子,中也还带着天真的笑容,而太宰则是一副沉稳的大人样;还有一张是中也和太宰站在坐在椅子上的森鸥外身边的照片,那时的太宰还穿着黑色的西装,头上绑着的绷带缠住了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正瞟向一脸严肃的中也,眼中的感情中也那时读不出来,现在他知道了。

 

中也看着它们有点想哭,他拿起两张照片放在胸口,闭上眼睛静静的流泪。

 

你要问他为什么,他也答不出来,就是有一种很重要的东西从自己的生活中甚至是人生中被抹去的感觉。中也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心如此痛,令人窒息。

 

忽然,中也的大脑一阵混沌,身边的一切都被卷入一个不知名的漩涡,包括那两张照片。中也伸出手想要紧紧的抓住它们却只能扑了个空。

 

他已经失去了重要的人,现在连这点回忆都不给他留下吗……

 

 

04

 

中也睁开了眼睛,是雪白的天花板,鼻间充斥着刺鼻的消毒水味。

 

这是……医院?为什么他会在医院?

 

中也从床上艰难的坐起来,头像是被撕裂般的疼痛,眼角有点湿润。他记得自己被卷入一个漩涡。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慢慢的,梦里的回忆一点点的在脑海中浮出。

 

对了!太宰!

 

中也穿上医院里的一次性拖鞋,粗暴的打开房门,响声吓到了给他来检查身体的护士。

 

“抱歉……”中也说完想要绕过护士出去。

 

“等等,你现在不能出去,还没做完检查,等全部都弄完了在走。”护士没好气的说。

 

中也被弄得没办法,对方就是女性,秉持着绅士风度不能动粗,只能乖乖躺着被检查。

 

“真是的,现在病人越来越难搞的,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隔壁那个还老要自杀,真要自杀成功了医院怎么没办啊……”护士一边为中也做检查一边嘀嘀咕咕的说些什么,有点模糊但是中也肯定自己听到了“自杀”两个字。

 

“自杀?你说的哪个病人是哪个病房的?”中也激动的坐起身。

 

“啊?就是你隔壁的啊。”护士又被吓了一跳,有点懵的回答了中也。

 

中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冲到隔壁房间。

 

“啊啊~暴力的小矮人现在都不会好好的开门了吗?”是那个熟悉的欠揍的声音。

 

“太宰,你……”中也震惊看着此时太宰头上缠着绷带就像他还在黑手党的时候,眼神温柔得仿佛能让人融化在其中,安分的靠在床头,手里还是拿着那本完全自杀手册。

 

各种现象表明——混蛋太宰还活着!

 

中也低下了头,心里又有一种说不清楚道不明白的情愫蔓延开……

 

“诶诶诶别走啊,还没弄完呢!”护士追着中也到隔壁。

 

“啊,护士小姐~你好~”太宰看到护士直起身子殷勤的对她打着招呼。

 

“少来,把枕头底下的绳子拿出来。”护士面无表情的说。

 

“诶~等会可以吗?现在这位小矮人好像有什么话对我说呢。”太宰看向中也,笑了笑。

 

护士看了眼低着头的中也,感觉气氛不太对劲识相的退出去了。

 

“太宰……”中也走到太宰身边,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到了嘴边只说出去对方的名字。

 

“嗯?”是温柔得再不能温柔的声音,这是独属于中也的温柔。

 

“有些话不得不现在说,经历过这件事后……”中也只觉得烦躁,他中原中也什么时候做事这么婆婆妈妈的像个女人一样,能让他如此的也只有太宰那个混蛋了吧。

 

“啊啊啊啊!”中也挠了挠本来就很杂乱的头发,像是下了什么大决定一样深呼吸了一口,然后大声说:

 

“我喜欢你个混蛋!”

 

一瞬间,房间里什么声音都没有,太宰震惊的看着此时的中也,中也低着头看着脚尖,肩膀颤抖着,耳朵红的仿佛能滴血。

 

“这可是吓到我了。”太宰带着笑意的声音传入耳朵,“为什么这个时候想告白呢?”太宰放松下来,靠在背后的枕头上。

 

“只是因为我梦到你还活着但是触碰不到你然后你和我说你喜欢我然后又发现那本完全自杀手册上有我的素描日记里写着喜欢我然后我又觉得如果现在再不表明自己的感情就在也说不出来的样子不不不其实我只是回应那个世界的太宰的表白而已那个世界的太宰和你不是一个太宰所以不是对你的告白,不是!对!不是!”中也手忙脚乱的回答,没错,就是手忙脚乱。

 

太宰一脸懵的听中也讲完一大堆。

 

“啊……那些,都是真的哦。”太宰手背捂着脸别过头不想让中也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但是充血的耳朵挡不住现在太宰的心情。

 

“啊?”中也有点懵。他以为只是他把梦境和现实混淆了,但是又通过这个十分真实的梦认清了自己的感情,又很冲动的表了白,然后无厘头的搞出的这么一出的闹剧,没想到……

 

“原本我觉得这些东西中也是一辈子也不会发现的……”太宰调整了自己的心情,既然被发现了,那么自己这几年暗地里的情感也不用掩藏了。

 

“我喜欢你,中也。”太宰看着中也的眼睛,直直的,没有丝毫犹豫。

 

“混蛋,我也是啊。”中也轻笑。

 

-END-


评论(5)
热度(41)
© MAX_BSD|Powered by LOFTER